關西空港:鐵人28號JR列車

京都車站售票機
鐵人28號JR列車

清晨六時,當大家還在甜美夢鄉之際,兩個只剩下少許能量的傢伙已現身於寧靜而粉紅的關西空港。

四月的香港已熱得令發滾,上機前也不願穿多。衣衫還很單薄的身影步出了機場自動門,一秒,兩秒,三秒,返回室內。

「似乎還好吧!」我說。

「嗯。沒想想中冷,該有十八、九度吧!」

最後,我們決定披上一件風褸開始第一天之旅。是正確還是錯誤的決定?還未曉得。

找到了第一個Check Point,綠色的JR售票店。沒有錯,它不是售票處,而是店。頭疼的數學題又來了,買往京都的JR單程票,還是JR一日票呢?一日、兩日,還是三日呢? 我們會在京都逗留三天,但JR二日或三日票都要連續使用,不可跳日。二日和三日票被KO了。日票售2000日圓,單程空港往京都的要2500日圓。勝負已分!

JR服務台還有售賣嵐山小火車的票呢!

「有嵐山小火車的票嗎?」女友向店員詢問。

服務員給了我們一個非常詳細的時刻表。嵐山小火車是計劃行程中的第一站,我們當然選擇較早的時段。

「下午四時前的都售完了。」店員的答案真像盤冷水。

可是我們的心情卻沒有晴天霹靂,因為都知道嵐山小火車的票就是經常爆滿。

「還購買嗎?」女友問。

「不了,不想太刻意走回頭路。」

很快地已經到了JR「はるか(Haruka)」列車的月台。
(註: 由關西空港往京都,只要認著「はるか」這三個日文字便行了。)

列車還未到,風卻有點大。吃著十來度的北風,五分鐘便可變成冰淇淋。忽然,眼睛出現了沙漠的綠洲,JR車站是有候車室的,內外的氣溫相差十度,且隔絕了無情的烈風。待在裡頭,竟然有種幸福的感覺。

「這不就是鐵人28號嗎?」我發出了驚訝的聲音。

玻璃外,一架擁有鐵人28號車頭的列車緩緩駛入月台。神戶有一座巨型的鐵人28號,明顯地,這是往神戶的列車。
鐵人28號列車
真的對日本人的創意和行動力甘拜下風。如果有人提意把一輛港鐵車頭改成香港飛龍標誌的龍頭,有誰夠膽實行嗎?

另一輛火車已駛進月台。

「奇怪!為什麼火車不須調頭,而車廂內的所有座位都能永遠向前呢?」我實在百思不得其解。

原來車相內的座位懂得自行執位。看著車廂內的位子乾坤大挪移,真是好看!
車廂座位自動重排
京都的列車到了,相比剛才的鐡人28號車卡,京都的就是太正常罷了!

「關西火車的座席有自由席和指定席(劃位車票)兩種啊!我們的自由席應該在第五及第六卡。」我在囉唆。
はるか列車的自由座
清晨的火車特別寧靜,甫出發已有渡假的感覺。雖然是自由席,但第五卡的車廂內就只有一位日本人和我倆。
はるか列車
行駛中的火車,兩個人都全神貫注地望向窗外。

「發現櫻花的蹤影沒有?」 此刻的我有點像潛艇的指揮官。

「還未!」

就是不信整個京都的櫻花都未開。

「哇!哇!哇!」雀躍的聲音走進了我的耳朵裡。

「哇~~」我也不禁回應著。

「整個公園都長滿了粉紅色的櫻花耶!看到了嗎?」

「是啊!日本的小孩真幸福呢!」

列車越往前走,我們的哇哇聲也此起彼落。可愛的粉紅色,已令旅程的開心指數爆燈!

享受了七十五分鐘的窗外風景,我們正踏上尋找酒店的道路。十分鐘的步行路程,我們卻走了三十分鐘。任何一所京都古風格調的建築,都足以令我們歡喜若狂,走兩步便注足觀賞。
京都古風建築
「沒有龍珠雷達,可真不便!」我把Google Map形容為龍珠雷達。

「紙上的地圖,到處的建築都是一個長方體。」

不熟悉建築物的名稱,每一棟建築物都看似一樣,弄了很久才找到身處的位置。平時,我們也太依賴高科技了,差點忘了如何使用紙上的地圖。
京都街頭
早上十時許,終於找到了酒店。由於時間尚早,只好把行李寄存在酒店內,順道整裝待發,向我們的第一棵櫻花樹進發。


想和朋友分享這篇文章?



其他文章

拍攝蝴蝶昆蟲:焦點放在眼睛

要知道昆蟲是很小的東西,就算用上F/8,景深也不足以覆蓋全隻昆蟲,因此大家必須選擇焦點。到底要把對焦點放在眼睛還是翅膀

熱能地圖:最熱門的拍攝地點

現今不少相機都配備了GPS(全球定位系統)功能,有了地理位置,再集合眾人上載的相片,我們便能知道地球最熱門的拍攝景點了

利用城門白千層的根部拍人像

城門水塘最有名的絕對是白千層林,不過,很多遊人都沒注意到,水位低時,白千層林會呈現另一種優美,這是由枯木和壯觀而龐

以老鏡和菲林設計的婚禮襟飾

當兩個熱愛攝影的一對走在一起,在他們的婚禮上會有什麼不同嗎?Jodi和Kurt在婚禮的襟飾上花多了心機,襟飾極富攝影的色彩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