圓玄學院菊花展

每年,除了香港花展外,圓玄學院是另一個觸目的花卉展覽,相比之下,規模當然沒有維園花展那麼龐大,不過卻比維園花展寧靜平和得多。賞花始終都是要心平氣和地才看得出她們的優雅,維園那嘩啦嘩啦的環境,實在沒有圓玄那種舒適。

還記得去年的一篇《假如菊花變成聖誕花》,有種把菊花取代聖誕花之意,今年,在某些相片中,嘗試把菊花和聖誕花融和在一起,現實世界並非只得零和一,也沒有絕對的對與錯,尋求雙贏或許是 2010 這個科幻年分以後的上策。

圓玄學院的菊花展,每一年的設計都基本上是一樣的,雙龍在園外騰雲駕霧,一對鳳則在園內守候,不過每年拍出來的照片都不盡相同,有時會集中拍攝亭台樓閣,有時會對園內鴿兒產生好奇,某年又會覺得園中小品很有趣,近兩年則聚焦於菊花的身上,圓玄和菊花本身沒多大的變化,但只要欣賞的角度有所不同,相同的事物也會變得不相同。

聖誕節,偶爾也會有朋友在煩惱買什麼禮物給至愛,「銀包,去年送過了!」「手電,前一年的禮物來。」人們總會認為送贈未曾送過的禮物才能顯出自己的誠意,有否想過,同樣的禮品類型,會因為心意的不同而變得不相同呢?



想和朋友分享這篇文章?



其他文章

嵐山公園:初見櫻花隧道

這是我第一次看見的櫻花隧道,比想像中的漂亮許多。感動,感動,還是感動,非常幸福。不知被那粉紅隧道迷惑了多久,只知道

人像攝影:體位的裁剪指引

「那張照片裁了頭,不好看。」初學人像攝影時,曾否被人提點過以上的要點?那是關乎美感的關係。如果把首部和肢體隨意剪裁

對焦 4 - 對焦移動物件

幸運地,現今的單反大都配備了連續自動對焦的功能,Canon 把它叫作 AI Servo,而 Nikon 就把它

DIY的禮記雪糕

當看見那個紅白藍印刷的盒子, 已經愛上了那土製的風味。
香港什麼都有,就是少了那份情懷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