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失於南丫島

2006年4月某個星期,天下了一整個星期的雨, 心情也隨著天氣沉下去, 幸好,接著的星期六是晴天,就趁著好天氣到了南丫島一遊。 為了可以由較高處看到發電廠,和一位朋友左穿右插,走過偏僻的路,終於走到山上。

由於有日光,縱使看不見腳下的路,也能辨別方向,遠處的樹木也清晰可見。 入夜後,情況可不同了,遠處已經變得柒黑一片,我們只好沿著上山的路回程,當走到一半,朋友說他認得一塊大石,聲稱百分百肯定,既然出到百分百,那就相信他吧!

怎料,越走草越高,草叢已經比自己還要高了,走回大石處,那位朋友依然堅定他認得那塊石。

「不如報警求助吧!」 他說。

我問道:「你肯定是那塊石?」

他回答:「肯定!」

「如果你肯定是那塊石, 那我就肯定是那條路,因為只有兩條路,而左路太崎嶇,一定不是上來的那條。

他說:「那條不是剛剛試過了麼?我們迷路了,報警吧!」

(我沒有回答,心想: 南丫島山上迷路求助,太荒謬了吧!以後怎再行走江湖呢!再者,我們又沒有受傷。)

「你那麼肯定,讓我們再走下去,或許我們之前沒留意那段密林呢!」我回答。

他說:「還是報警吧! 一不小心,我們可沒命啊!」

「那有這麼易啊! 加上我們持著電筒。」 (心裡在想)

我繼續住下走,他站在原地。

我說: 「你再不走,那麼我不等你了!」

最後他也走下來。此時,草和樹已經蓋住了我們。

他說: 「還是不要再住下走,否則我們會迷失在此叢林中,別人也找不到我們。」

他有理,我們再次回到大石處。」

「報警吧!我們迷路了!怎樣?」他重複著。

「如果你肯定到過那大石處,那就一定是那條路,我會再住下走。」

他說: 「太危險了! 報警吧!怎樣?」

「如果你問我,一定是住下走。」 我堅持著 。

「報警吧!怎樣?」 朋友再次重複。

「如果你問我, 一定答住下走。」我也開始重複自己的回答。

「報警吧!怎樣?」

「如果你真的不想走,那麼先你留在此處!我還是想住下走!」

朋友依然重複: 「報警吧!怎樣?」

我沒有再回答那相同的問題。

他打算撥電話之際,我建意不如否定我們到過大石,從另一條路看看。

我見議:「如果你認為有什麼不妥再求助也不遲吧!」

不出所料,我們根本沒有到過大石處。


實在接受不了情況良好之下在南丫島求助,我寧可等到天亮看日出,哈哈!



想和朋友分享這篇文章?



其他文章

雷生春:拍攝夜景的最佳時間

香港的一級歷史建築不多,戰前興建的雷生春便是其中能倖存於太子的一員。這幢滿是古樸風格的唐樓,當年是下鋪上居

醉燒亭:滄海遺珠的爐端燒

重口味的新嚐試來了!單憑外表,相信沒有人能猜得中。它,就是燒吞拿魚血。單是名稱,就夠唬人了吧,是不?真的不敢狠狠咬下

Unsharp Mask 能銳化相片?

後期製作中,銳化影像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因它是最常用的功能之一。如果打算把影像銳化,「非銳化濾鏡」(Unsharp Mask Filter)

Dual Pixel自動對焦如何運作

Dual Pixel自動對焦的最大改動在CMOS影像感影器身上。一般的CMOS中,一個像數只有一個光電二極管。而Dual Pixel的CMOS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