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避雖可恥但有用,走上飛鵝山看煙花

飛鵝山上看煙花

喜歡攝影的,多數都愛拍攝煙花;若然不愛,恐怕只因太擠逼。數碼相機普及前,下午 4 時還能在尖沙咀海旁找到前排位置;現在,早上 10 時已經有人霸位了。花火發放前一小時,整個尖沙咀比沙甸魚罐頭還要擠逼。開心過後,人群更是歷久不散,車站也全封了,教人如何是好!

為了逃避人群,思前想後,這次跑到了飛鵝山山頂看煙花。只知飛鵝山山頂可與中環和灣仔對望,卻不知道拍出來的效果如何。山上的雲霧會包圍我們嗎?沒錯,山上曾一度被雲霧弄得伸手不見五指。幸好,雲霧過後見青天。

飛鵝山上看煙花

煙花的發放地點和飛鵝山有相當的距離,空氣中的微粒、煙霞和霧霾都能輕易地為相片鋪上一層奶白色薄膜。 由於是第一次嘗試飛鵝山這個位置,唯有懷著忐忑的心情等待。煙花發放前,已動手拍了些香港的夜景,感覺煙霞不大,很好呢!

飛鵝山上看煙花

回到攝影的話題,到底小編用了什麼焦段從飛鵝山拍維港煙花呢?那次的鏡頭用上了 Canon EF100-400mm f/4.5-5.6L IS USM,翻查 EXIF 紀錄,鏡頭都在 170mm 至 400mm 間遊走。

上圖是以 170mm 焦段拍下,下圖則是 400mm 焦段的畫面。
相機設定:F/8,ISO 400,B 快門

飛鵝山上看煙花

從照片中可見,矮小的花火會被大廈遮蔽,就算大朵的煙花,也有可能被摩天大樓擋去部分。整體上,可以接受啦!

飛鵝山上看煙花

交通方面,自駕是最方便的途徑。來得易,去得快。9 時的煙花,遲來的朋友於 8 時也可找到車位泊車。最後山頂會泊滿車,的士也不願上來。開始前的一個半小時,泊車位變得緊張;最後,一輛跟一輛一路往山下停泊,汽車龍尾也看不見了。完結時,卻不用 15 分鐘,所有車都消失得無影無蹤。

飛鵝山上看煙花

當天有個小插曲,話說身後的山邊有個半米高的水溝,有好幾個遲來的司機,都希望泊在那個看似「肥肉」的位置,無視我們的勸告,堅持把車子推落溝渠,結果,車子「刮底」敗走;除了一個掛著 P 牌的年輕小伙子,明明車底磨著溝邊水泥,依然不當一回事, 刮著車底前行,然後,沾沾自喜把女友帶落車。

走的時候,發現他的車發出隆隆巨響,噴出白煙,及後噴出黑煙,最後動也動不了。朋友好心替他用電筒檢查車底,一照之下,滿地都是藍色的不知名零件。

「掉了那麼多零件還想駕這車走?還是叫拖車罷!」朋友說。

誰知,他竟然沒有拖車的電話。給他留下了拖車電話後,山上留下了兩個孤伶伶的身影。

飛鵝山上看煙花

早點起行,遠足上山雖然可行。可是,看完煙花,時間都不早,下山也需時,所以不建議。

飛鵝山上看煙花

飛鵝山上看煙花

飛鵝山上看煙花

逃避雖可恥但有用,大家都成功在飛鵝山上看到了煙花!


想和朋友分享這篇文章?



其他文章

稻城亞丁10 ● 雪山初現

我想車子也走了二、三句鐘,忽然眼前一亮,「雪山,那是雪山嘛?」大家都問著同一問題,雪白的山峰越來越大

心齋橋: 固力果先生、南船場

初次來大阪的,有個地方一定要去,否則,可以說沒來過大阪。這個地方就是固力果(Glico)的生招牌,有人稱這位高舉雙手跑步

Canon 40mm F2.8首支餅鏡

Canon終於創造出EF 40mm F2.8 STM鏡頭。它就是Canon首支餅鏡(Pancake Lens)。或許,應該說成一塊鏡頭,一塊只重130g的鏡頭

銅鑼灣魂拉麵:墨汁輪胎叉燒

叉燒方面,是厚燒的輪胎叉燒啊!肥圈和瘦圈梅花間竹地夾著,肥瘦相間。咬下時雖不算滿口油花,卻有濃濃的肉香,口感一流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