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星凌日:過程比魚穫更珍貴

金星凌日
2012年6月6日,清晨四時半起床了,為的就是親眼一睹這個百年一遇的天文現象。和前陣子的日環食一樣,同時發生於六時許,準確時間為6時12分。從來都不覺攝影是件輕鬆的事,尤其當大家想拍出最珍貴的一刻。加上,是次金星凌日的過程長達6.5小時,在烈日當空下,是場意志和體力的角力賽。相信,等待,對有要求的攝影愛好者來說,會有相當的共鳴。

朋友說,太空館也有即時的網上直播,加上當天又是平日,為何要親身拍攝呢?就是因為親身體會的感覺是無法透過相片獲得的。例如,看別人的旅遊照和親臨當地,根本是兩碼子的事。再者,事前的準備功夫也令讓大家更認識金星凌日這個世紀時刻。要不是親身參與了,現在還不知金星凌日的周期是個243年的序列周期:8年,121.5年,8年,105.5年,然後再循環。

搜查日出的方向,日出的仰角等等都是件有趣的事。如非親身參與,又怎會關心這些資訊呢?相信,和釣魚一樣,魚穫只是副產品。真正的樂趣在於過程本身。有過程的魚穫,才有值得回味的地方。隨便拿起一張照片,也會想起當時的情景。攝影的樂趣就在此,這就是釣勝於魚的道理。


相關文章:
1. 《日食 - 魔鬼食日
2. 《佐敦的半影月蝕


想和朋友分享這篇文章?



其他文章

長洲搶包山

一個白色皮子的包子,內裡填滿甜椰椰的蓮蓉,但它還不是一個平安包,那個鮮紅的蓋印才是靈魂所在,沒有了那個正室印鑑

什麼是光圈?您真的懂麼?

假設我們把相機的光圈設為 f/ 4,再配上24mm的鏡頭,那麼按下快門時,鏡頭的光圈有多大?由 f/1 算起,下一整級的光圈是多少

Nikon首部Android相機: Coolpix S800

既然相機的系統是Android,我們豈不是能自由下載喜歡的濾鏡,甚至更換相機的操作介面

飛鵝山下的圍城

不知是否香港的規劃師飽讀詩書的關係,他們模仿了古代城牆的設計,由維港起沿岸立起高聳入雲的高牆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