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下髮廊的紅白藍

牛頭角下村被拆之際,特別舉行了一個拍賣會,會上到處都是伴著許多香港人成長的物品。其中一件令我印象最深刻的,可算是髮廊的紅白藍轉筒,由一個家庭所投得,「我會把它放在家門口。」那位小朋友得意洋洋地說。原來轉筒打破了時代的隔膜,任何年紀的小孩和大人都對它一見鐘情。

自己小時候也很愛看髮廊的轉筒,轉著轉著,紅色的條紋不斷地往上升,一條,兩條,三條‧‧‧心理總是好奇底下還有多少條會升上來,不知道那個小朋友可曾有過相同的疑問呢?這又會否是香港小朋友向世界探索的入口呢?這就是每次和媽媽去理髮店的收穫,它沒有太多的花巧,但就是那麼令人著迷。

長大後,沒有了「裡面還有多少紅條藍條?」的疑惑,我把它當成是一件有品味的裝飾品,當聽到投得轉筒家庭的那個男孩要把它擺放在家門口,「果然是識貨之人」不由衷地由心裡發出。

雖然紅白藍轉筒不是生於香港,它卻活在你我之間,同舟共濟了不知多少歲月,原來我們一早已把它當成地地道道的「香港人」了。



想和朋友分享這篇文章?



其他文章

大阪好樂滿:齊來燒內臟

「好樂滿」是日語「ホルモン」的譯音,是大阪方言「棄之而不覺可惜的無聊物」之意。什麼是棄之而不覺可惜之物?當然是內臟

【玉桂山、鴨脷排】真的很難行嗎?

從雜誌、全能的 Facebook,或曾到玉桂山遠足的朋友,都得知「玉桂山很難行」的信息。為了測試玉桂山的難度,今期 5 位非山系的女生會從玉桂山走到鴨脷排,為大家測試難度,到底她們能成功走畢這條路線嗎?

稻城亞丁11 ● 折多山雪域

終於明白白色世界的可怕,當無色的天和地連在一起時,立體的世界頓時變成二度空間,難怪去過北極的人都說

朦朧

每當路過電器店,和一眾師奶一樣,我也會注足觀看演員面上的毛孔。很變態!但大家還是看得津津樂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