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浮山 - 蠔塚

馬來西亞東部有個地方名為詩巴丹島,除了是個潛水愛好者的天堂外,同時是個龜塚。關於龜塚的傳說,坊間有二種說法,一是由於龜塚內的通道縱橫交錯,很多海龜游進了以後,再也找不到出路,最後耗盡氣力,活活地被埋在那個冰冷的洞穴內;另一說法是年時已高的海龜,心知快到生命的盡頭,於是游進龜塚內,回味著牠們一生走過的路,在洞裡完成最後的一段旅途。

香港沒有千萬海龜的最後歸宿地,卻有萬千生蠔的回歸地,那就是流浮山的蠔塚。那裡的牡蠣從出生到圓寂,半步也沒有離開過流浮山,最後連靈魂也依附在流浮山那座滄桑的淡白蠔山中。究竟那座蠔殼山裡,有多少牡蠣在其中?實在令人摸不著頭腦,蠔塚的深度早已超過我們的身高,萬里除了蠔殼,還是蠔殼,只能說它比唐老鴨的金幣池塘還要大上好千倍,如果能夠把蠔殼轉化成有用的物料,那個滿目瘡痍的流浮山勢必成為兵家必爭之地。

那天,烏雲伴著寒風來到了蠔塚,令那個本已頹垣敗瓦的海邊,變得更淒美,冷風在蠔殼間穿梭,奏出哀怨的樂章,新舊牡蠣的亡魂以哀鳴來和應著。十數年間,已經有成千上萬的生蠔成為了我們的果腹之物,山崗上一排又一排的蠔殼,就是生蠔被大奢殺的鐵證。

還在驚嘆蠔塚的澎湃之際,聽到一位遊人向他的朋友道:「流浮山的日落是全香港最美的!」流浮山的日落的確是香港數一數二的美景,不過我覺得全港最美的日落始終是下白泥!流浮山、白泥和龍鼓灘位處香港的最西邊,皆是觀賞日落的好地方,簡直是香港的日落三兄弟。


從遠處看,那所簡陋的棚子,像被眾豪環抱著,不,應該是意圖把棚子吞噬,是因為牡蠣們的不甘心嗎?究竟置身於蠔殼堆中的滋味如何?是否一種樂趣,我可不知道, 但首先要克服從四周傳來的陣陣濃烈蠔臭。

看到此情此情,浪漫溢瀉,是不?,不過我卻有個疑問,「坐在三尖八角的蠔殼上,屁股不感到痛嗎?」老實說,那兒的蠔味非常濃郁,打算到那裡拍拖的男女,可要自問能否受得住那般氣味。

很喜歡電影《阿凡達》的一個意念,生物間是可以透過網絡連繫,例如:植物間可以通過根部把信號由一端傳送到遙遠的另一棵植物處,連結在一起,就形成了網絡的威力。

流浮山裡,蠔殼已取代了泥土。

一連看見三頭狗也受了同樣的傷,究竟是意外還是人為?光是看見,已感到牠們的痛楚。


想和朋友分享這篇文章?



其他文章

稻城亞丁8 ● 康定(I)

安頓好後,在康定到處逛逛,天開始入夜,於是我們決定到神廟去,神廟對川藏的人民來說非常重要及神聖

倖存的漁村:東涌馬灣涌村

從前,臨海的都是燈火通明的漁村,現在,臨海的都變成了一座又一座的摩天高樓。香港的漁村成為了瀕臨絕種的遺跡,只有零零星

如何選擇相機快門線?

究竟何時才需要使用相機快門線呢?基本上,只要相機被架在腳架上,而快門不是以內置計時器啟動的話,便需要使用快門線。原因

青馬橋下的Light Painting

只要把透明色紙或電筒專用的顏色濾鏡套在前面,要什麼顏色也可以。相比起單色的畫,彩色的「Light Painting 」無疑是吸引
留言
傻佬  知道詩巴丹島的人不多。
難道你也是潛水發燒友?
2010-02-03 14:12:22
Jim  我是從電視上的 Discovery Channel 認識詩巴丹島的,聽說那個龜塚除了令海龜迷路外,也會令潛水員迷失方向,我不是潛水發燒友,十分好奇那個龜塚是否如電視說的那麼錯綜複雜。

看來你是一位資深的潛水發燒友。
2010-02-04 22:27:03
傻佬  哦~
如果有機會應該去巴丹島睇睇

我有朋友入過去又拍左片
入龜塚通常有專人原繩入去
因為唔小心踢到d沙就咩都睇唔到

潛水好好玩架
2010-03-05 12:29: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