牙膏形鉛筆刨

小時候,每位同學的鉛筆刨都是那麼原始,原始得連盛載鉛筆碎的裝置也沒有。 就是那份原始,大家開始了人生的第一場手作。

小朋友總是喜歡比拼,比一比誰的「牙膏」筒最漂亮,一場龍爭虎鬥展開了。 戰鬥過後,那支「牙膏」依然堅持著它的使命。

大家努力地寫,努力地刨,努力地期待,期待「牙膏」變得滿滿的一天。

不知從何時起,那份手作的獨一無二,那份人與人的聯繫,從新式的鉛筆刨中消失了, 現今的工具的確方便了生活,但總欠缺一份情,使人失去了那份滿足感。



想和朋友分享這篇文章?



其他文章

獨特的香港縮影:回到過去

從作品的細緻度,可見製作者都不知花了多少個夜上,務求把舊香港的每樣事物都表達得鉅細無遺,摩星嶺木屋區、塘樓露台

大澳 - 香港威尼斯

大澳,香港的水鄉,人稱「香港威尼斯」的地方,忘記了走過多少遍,但每次總會被大澳的某些東西所吸引,也許是這個

【元州邨花隧道】30米長的杜鵑花隧道

香港沒有日本的櫻花隧道,但深水埗元州邨卻有一條 30 米長的杜鵑花隧道,令人賞心悅目的嫣紅,比櫻花隧道更搶眼

綠色的南生圍

還是比較喜歡發現小鱷魚貝貝前的南生圍,人比較少,廢物比較少,天比較藍,草比較綠。每次到南生圍總喜歡乘那世上最貴的船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