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龍的始祖

看野生動物,祖國的動物園遠比香港的好看得多。不知香港人是否自命身價非凡,還是生活富裕點,變得相當怕死,所有的大形動物都被重重包圍,是的,一旦出岔子,香港人的馬後炮之聲大得要命。

隔岸觀火般地欣賞動物,對我來說簡直是隔著衣服止癢,來到堔圳動物園,真是另一個世界,很少可以這樣清楚地看清大型鳥類,有點置身叢林的感覺。攝影大師 Robert Capa 曾這樣說過:「你拍得不好,因為你走得不夠近。」同樣,要了解大自然,你走得夠近嗎?


有什麼比放舟湖上更寫意?和瞎忙著的人相比,他倆更懂得享受生活。一直堅持著「Work Hard and Play Hard」,凡事平衡,凡事盡力才會滿足。

2004 年,中國古生物學家在遼寧挖掘出世界上最古老且具有鳥類睡勢的恐龍化石,並把它名為「寐龍」 。過去數年,中國科學院古脊椎所的徐星等古生物學家也在中國西部地區發挖了許多長有羽毛的恐龍,再一次證實恐龍和鳥類有著共同祖先的說法。

2008 年,Jimmy Lau 拍了上圖擬似恐龍的照片,再似印證恐龍始於鳥類的假說。

她像在家中踱步的老人,我還很喜歡那一絲陽光,它使得這個鳥窩更像一個家,溫暖的家總有一扇窗,所以你和我小時畫的屋也必定有個窗。


紅磚,你想起什麼?香港大學?尖沙咀的紅屋?出生於二十世紀的,總會對紅磚有份情意結,只是平時我們忽略了它,希望它不會消失於二十一世紀的太空年代。

 
 
從前,在街市可以買到小雞,現在,連大雞也快要從市場上消失。
幾年前,每次到南生圍都會點那裡的走地雞,因為香港的雞隻九成九都被關在動彈不得的籠裡,不要說它的肉質,就連神態也不如走動自如的活雞。

看到她溪凌厲的眼神,不禁要為她拍下威風凜凜的英姿。

很喜歡拍攝老人,他們身上的白髮,面上的歲痕都必定有著許多經歷,故事和回憶。老人面上留下的歲月,本身就是一種藝術。說來矛盾,自己欣賞那樣的皺紋,卻不喜歡擁有它。

覺得它像位滿臉花髮的禿頭老伯,而他身上又有多少個故事呢?

忍者的面孔是不能曝光的,一旦被人知道自己的身份,許多行動都會失效。即時她行踪敗露,我也看不到她的臉,相信她是一位高級忍者,速度之快,非你我能及。

她家財萬貫,擁有吃不盡的魚,如果她是人類,家財應該過億吧,哈哈!

「不要讚美她,孔雀會驕傲的。」一位媽媽對她的小孩說。

「你很醜,醜死人了!」「一點都不美耶!」大家都力竭聲嘶,七嘴八舌地挖苦著。

她竟然開屏了,難度這個方法真的湊效?不管怎樣,孔雀的羽毛真的很美,難怪連名牌時裝也要用上她的羽毛。


想和朋友分享這篇文章?



其他文章

歲月神偷/永利街:60年代精神

一條碩果僅存的六十年代香港老街--永利街,由於身處於不顯眼的臺街上,使得這一列十二幢的戰前唐樓被隱藏起來,也因此使得這

Canon攝影馬拉松比賽2012

大家聽過Canon攝影馬拉松比賽沒有?什麼是攝影馬拉松呢?和長跑的馬拉松相似,都是一場和體力及時間比拼的賽事,只是落場

Lightroom vs Photoshop

作為一位攝影師,Lightroom和Photoshop也應該擁有,因為它們的用途不盡相同。Lightroom讓您能快速地對大量照片

昂坪360 - 心經簡林

今日不知明日事,愁什麼。
兄弟姐妹皆同氣,爭什麼。
兒孫自有兒孫福,憂什麼。
豈可人無得運時,急什麼。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