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一盒膠卷開始

前陣子,家中大掃除,不經意地拾起一卷120的膠卷。修長的線條,橙黃的皮膚,上面印有熟識的紅色 KODAK,愈看愈是優美,難怪當年自己深深被她吸引著。如果說是自己曾經愛過120,不如說自己愛上了膠卷。

黃色的,綠色的,紅色的,也有藍色的,人們總會找到自己的最愛。膠卷上的圖騰,就足以令人興奮,就算是間間單單的 TMAX,大家都能體會到那份質感。用圖騰二字來形容膠卷上的圖案,有點誇張吧!要是受人欣賞的,一點也不誇張,我聽說過許多人追尋膠卷的故事,被她的顏色、層次和質感所動,但我從沒聽過有人收集記憶卡。

一切都數碼了起來,手上依然拿著那盒 T-MAX 120,凝望著, 玩弄著, 隨心地把盒子解剖了。忽然,腦海浮現出 ImageJoy.com 的片段,她曾經有過「菲林研究所」這項目,正片(slide),負片,黑白片,正沖負(e to c),谷沖,Agfa CT100等等,一切與膠卷有關的,ImageJoy 都不會放過。

讀書時,文藝復興,對我來說,只是四個字已而。對文化和藝術認識多了,同樣的四個字,已化作千言萬語。復興 ImageJoy.com,興復膠卷,最後我把手上那卷120融化入螢幕中,從此膠卷成了 ImageJoy.com 的基石。

「膠卷感動人,皆一切都是未知。」

標籤:


想和朋友分享這篇文章?



其他文章

中環9號碼頭的風火摩天輪

很多人把這座摩天輪稱作「風火輪」,因為傍晚日落時份,如遇上火燒天的晚霞,它就像個著了火的輪。這也是中環摩天輪最美的

【作品欣賞:留白構圖】白領族的憂傷

日本一位受薪族 Yusuke Sakai 的作品以強烈的留白和空間感見稱。他的「Salaryman Blues (白領族的憂傷)」更是主要系列。 「白領族的憂傷」中的主角就是 Sakai 本人。Sakai 希望透過自拍,望清那個天天加班,工作得無日無夜的自己

婚禮攝影師的引閃器設定

引閃往往會帶來較佳的效果,不過有時候也需要在正面多補一點光。因此,就算打算在婚禮中使用引閃,也同樣要配備機頂的外置

稻城亞丁15 ● 理塘-牧牛

狂奔過後,終於趕上了牛群,還跑到它們的前方,此時,大家除了感到無名的歡喜外,還深深感到急促的心跳
留言